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评论资讯财经华人台湾香港城市历史社区视频新加坡德国荷兰滚动

海外网>>创新频道>>专题>> 正文

第10届 1955年 意大利罗马

2015-08-05 18:24:00|来源:海外网|字号:

11.jpg

1955年9月4日,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在罗马召开,与会的有 34个国家的约l500名代表。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参加,这是二战之后他们第一次与会。梵蒂冈也首次派团参加。除欧洲和北美之外,其他大洲只有日本和印度有几位学者参加。大会的主报告人中,有20位法国人,16位意大利人,13位德国人,英美各9位,主要反映了西方国家的史学状况,对于苏联和东欧学者,只给了2分钟发言介绍了苏联和波兰的历史研究状况。

1955年的罗马会议议题仍然是突出新史学,四个分会场分别讨论古代史、中世纪史、近代史和1800年以来的历史。由于碳14测定及其他考古技术的提高,也由于受人类学、经济学和统计学等交叉学科的影响,古代和中世纪史的讨论异常热闹。

自1938年苏黎世大会之后,苏联学者时隔17年与西方历史学家对话。英国左翼的《过去与现在》杂志派人参会,并且总结了苏联和东欧的史学进展:一是出版了大批的史料,例如18世纪俄国企业家的个人档案和罗马尼亚的手稿编年;二是集中研究了没有档案的人民大众的历史,例如雷巴科夫教授关于中古俄国城镇文化的报告、匈牙利学者从流行音乐研究马扎尔人的起源;三是重视对农民的历史和工人阶级兴起状况的研究。苏东国家学术研究的缺点是:不关注民族资产阶级的历史,忽视史前、古代史和中世纪史,只关注本国史。对于最后这点,俄国学者例外,他们也注重对其他国家历史的研究,例如,科斯敏斯基就是世界著名的英国革命史专家。

在专题讨论中,社会经济史作为新兴的分支学科,开拓了新的研究领域,备受关注。这专题下讨论的题目有:罗马早期的社会和政治共同体、中世纪欧洲的农奴制、中世纪后期的欧洲经济、17和18世纪的农业、16到18世纪的商业和工业、18和19世纪资产阶级的兴起和19世纪的社会问题。这些话题具有同质性,参与者都会感兴趣,例如一位现代经济史学家也会在中世纪问题中发现他感兴趣的资料。

大会9月5日开始进行分组会议。近代史小组展开了热烈的讨论。这个小组曾听取了美国帕麦尔和法国戈德绍的以“18—20世纪大西洋问题”为主题的报告。他们提出了这样一种论点,这个时期在大西洋沿岸国家中产生了所谓的特殊文明,而且还把这种文明传布到它们的邻国。这一论点引起了一些会议参加者的激烈的反对和批评,他们郑重指出,这样的概念是没有科学根据的。莫斯科大学教授斯卡兹金在中世纪史小组会议上作了一个报告,题目是“苏联历史编纂学对专制君主政体的观点”。苏联代表团举办的苏联历史书籍展览会也引起了参加大会的人很大的兴趣。

会议7日讨论了罗马大学教授托斯卡诺的报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起因与战时的外交事件”。苏联代表团的许多人员出席了报告,其中有潘克拉托娃院士、赫沃斯托夫、尼科诺夫、德鲁日宁和西多罗夫。尼科诺夫的发言引起了大家很大的兴趣,他批评了托斯卡诺报告中提出的这样一种论点:似乎只要根据政治和外交文件就能研究历史。尼科诺夫指出,必须研究作为战争主要起因的经济因素。这里他引证了苏联外交部出版的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起因的两卷文集。

苏联教授阿齐霍夫斯基和维尔纳德斯基在6日大会上讲话。阿齐霍夫斯基教授在历史学方法论委员会作了报告,题目是“在诺夫哥罗德的新发现”。维尔纳德斯基教授作了报告,题目是“俄国的农奴制度”。在近代史委员会上,讨论了一些关于19世纪社会运动的报告。其中有一个报告人——法国科学家麦特隆企图否定工农群众在欧洲的社会和政治发展中的作用。在会上发言的苏联科学院院士潘克拉托娃对报告中的论点提出了批评。

大会的方法论与其他有关历史问题小组于9月9日听取了苏联代表团团长、苏联科学院院士阿·麦·潘克拉托娃所宣读的题为“历史主义和近代问题”的论文。法国的拉布路斯教授在近代史小组里宣讲一篇关于“西方资产阶级18-19世纪(1700—1850年)的历史的研究工作中的新趋势”的论文。

在制度史专题讨论中,由于题目太过于宽泛,与会者难以集中精力参与,主要议题有:希腊化时代的君主制、1500-1800年的绝对主义王权,代议制、中世纪的帝国和民族。宗教史专题讨论也是类似的情况,君士坦丁大帝、中世纪的宗教活动和异端、十字军的观念和19世纪的宗教自由主义等题目之间缺乏联系性。

思想史、政治史、军事史和外交史等传统领域的论文极少。不是大家不再对此感兴趣,而是上述领域的问题如果不与经济、社会因素联系起来就不能深入下去,“纯粹的”政治、外交和军事史被边缘化。

大会的组织情况难以让与会者满意。1955年的罗马大会,英国《过去与现在》杂志派出了巴勒克拉夫和贝茨等人与会,他们回去发表评论说,各国史学会和本国历史学家之间几乎没有联系,英国的普通学者不知道英国史学会的构成,也不知道大会的议程,甚至他们到最后一刻也不知道有什么自己感兴趣的问题。“无论如何,组织大会的某种不民主的作风,许多国家对大会议程缺乏广泛的事前讨论,都是不希望看到的,也是有害的。”[The Past and Present Society, The Tenth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Historical Sciences, Rome 1955”, Past&Present,No.8(Nov,1955),p.84]现在的与会者也不时发出此类抱怨。

1955年9月15日的《新华社新闻稿》(第1931期)以“第10届国际历史学家大会闭幕”为题报道了会议闭幕:新华社北京讯,塔斯社罗马十三日电:第十届国际历史学家大会于十二日在罗马闭幕。在最后一次会议上许多报告人一致指出,有社会制度不同的国家的代表团参加的这次大会,加强了科学家的国际合作。下届国际历史学家大会定于一九六0年在斯德哥尔摩举行。

(责编:李东燕)

相关新闻

分享到:

分享到唐人街BBS

罗马,意大利

聚合阅读

猜你喜欢

一周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