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评论资讯财经华人台湾香港城市历史社区视频新加坡德国荷兰滚动

海外网>>创新频道>>专题>> 正文

彭慕兰:质疑需要有真实凭据

2015-08-28 16:23:25|来源:海外网|字号:

099.jpg

美国著名历史学家、汉学家彭慕兰

海外网 美国著名历史学家、汉学家彭慕兰(Kenneth Pomeranz)28日在第22届世界历史科学大会期间接受记者采访。彭慕兰教授的奠基作品《大分流》(Great Divergence)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部作品于2001年获得美国历史学会费正清奖和世界历史学会年度奖。但是关于这部作品,不少的中国学者是持批评态度的。

中国学者认为,一方面以江南代表整个中国和整个英格兰、荷兰去比较是以偏概全的,以此得出来的结论会存在一定的偏差。另一方面,包括加州学派在内的很多美国学者对于汉语的听和读、写并不是特别擅长,对于研究一个国家来说,对这个国家的主要语言都不是非常精通的话,再通过文字性的资料去做研究得出来的结论,准确性也难以保证。

彭慕兰教授接受记者专访对以上问题进行了回答。

首先,关于江南不能代表中国这个问题,彭教授是这样解释的:在他这本书里面比较了中国的江南和英国,的确江南不能代表中国的全部,但是我们同样要看到英国也不能代表整个欧洲。选取两个地方性的例子进行比较,从局部看全部:用江南为例子,从局部看中国的情况,以英国为例子来看欧洲的情况。彭教授意识到中国特别大,比如甘肃和其他的地方不一样,比较贫穷,在欧洲比如说罗马尼亚,他跟其他的发达国家相比也会不一样。应该先从地区的比较然后进入到宏观上的大的区域的比较。

还有一点,像荷兰和英国,因为在殖民过程中他是受益的国家,因为殖民地都去进贡的。中国的清朝也是这样,但是他受益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总的来说开始于地区性的比较,最终看宏观、整体的局面。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语言的。首先彭教授想解释一下关于加州学派,别人给这些学者加了一个名字,所谓的加州学派的成员之间意见也是非常不同的,他们的研究也是有所不同的。刚才针对你提出来的问题关于语言,有一些学者的汉语不够好,所以他的研究数据是不是那么可信。

彭慕兰教授表示,“虽然我的汉语口语表达不是特别好,但我的阅读和理解是没有问题的,而且还有一些中国学者与他合作。从这个意义上讲语言应该不是一个问题。”他认为,任何一个历史学家都会使用多种的途径、多种工具支持自己的研究。对历史学家来讲,对任何一个理论的专家来讲,他不可能他研究的任何一个东西都特别精确。“要求是什么呢?比方说作为一个历史学家,我用的这个工具足够好就可以了,不能说在统计方面要求他达到霍金这样的水平,这是一个不太合理的批评。”

彭慕兰教授承认自己的口语确实不够好,但是更希望学者批评的时候能够指出原文,指出他的语言影响理解的具体之处,而不是随意地判断说,语言不好可能会造成一些问题。彭慕兰教授称,在其他人指出具体错误之前,他觉得他之前的研究得出的结果是可靠的。

彭慕兰教授同时表示,他不会从事中国当代文学批评,因为当代文学涉及到很多口语性的东西,他觉得自己个人口语表达没有达到那个层面。他也不会从事中国电影批评的研究,是因为看中国电影的时候能理解一些内容,但是不能全部理解。但是他的阅读能力是非常好的,阅读不像即时性的对话,一遍看不懂还可以回去再看,所以能够保证读懂。(方创群)


(责编:胡艳明)

相关新闻

分享到:

分享到唐人街BBS

凭据,彭慕兰

聚合阅读

猜你喜欢

一周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