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紫薇花开百日红

2017-09-08 13:38:47来源:科技日报
字号:

tengjp7923_b.jpg

是秋日,正落雨,凭窗时突然想到“花无百日红”。

天地间有多少花可以开百日而不绝?似乎是极少的。“花无百日红”加上前句的“人无千日好”,也许就是这首元曲《儿女团圆》中的景色,有些惆怅,却正好应着这秋日光景。

可巧,百芳渐零的时候,便有别名“百日红”的花依然在开。它不是奇木仙葩,正是人人熟知,看着花都叫得上名字的紫薇花。看着团团的花,还有坠在枝头还未成熟的果实,仿佛记得起初夏景色里真的见过一样。的确,紫薇花的花期之长,衬得上“百日红”的别名,从新年六月第一茬新枝顶端开始着红之后,虽没有多么浓艳地染透某段时光,却忍得住风雨,耐得了酷热,葳紫映红地开到了初秋。独立在柔软的紫薇枝下,若不是初花结的果实已经压弯了枝条,恐怕会让人产生这夏天未曾离开的错觉。

紫薇一名从何而起,却难以知晓。唐以前的紫薇,鲜有人提及,但从唐代始紫薇便为人所爱。或许是因为玄宗皇帝将中书省更名为紫薇省,而省中遍植紫薇花,紫薇花便身着贵气,成为仕途之象征。白居易因才博得唐宪宗欣赏,任职中书侍郎而出入紫薇省。“独坐黄昏谁为伴,紫薇花对紫薇郎”,便是白居易借紫薇花言志得之意。在唐代,鉴于紫薇花会意于仕途,唐人便常常借咏紫薇而言其情怀抱负。时之入宋,紫薇却不再高高在上,倒是作为习常的名赏被广泛栽培。宋人工笔紫薇扇面上的紫薇,枝叶花色与如今栽培的紫薇并无二致,只是与古人欣赏的紫薇以淡紫者为贵不同,如今的紫薇花色已经非常丰富,从深紫到淡粉,再到清爽的白色,靓丽的复合色,甚至有古时未曾有过的浓艳的大红。

紫薇之色,因其名而贵,因其花则艳。仔细欣赏紫薇的花朵,它与多数花并不相似。六出的花瓣褶皱翩翩,系于花萼间伸出的爪柄之上。“每微风至,妖娇颤动、燕舞惊鸿,未足为喻”,这段《广群芳谱》中对紫薇花姿的描述可谓是溢美之词。唐人对紫薇的喜爱,也在描写它姿态中表现得淋漓尽致,穷其想象而不能。唐彦谦在《紫薇花》中将紫薇比作洛神、织女,可见紫薇在文人心中的颜色,于是“见欲迷交甫,谁能状宓妃。妆新犹倚镜,步缓不胜衣。恍似新相得,伥如久未归。又疑神女过,犹佩七香帏。还似星娥织,初临五彩机”,有些花乱迷人眼了。

紫薇在普通百姓那里却有十分接地气的名字——“痒痒树”。这名听来也形象,见过紫薇树的人都知道,紫薇树皮质地光滑,因为老皮很容易脱落。纸片状的老皮脱落后,或露出粉绿色的新皮。若有人用手指骚动这绿色的新皮,整个紫薇树便仿佛会感知瘙痒一样全树颤动。我倒是试过,不管是新栽的小树,还是已经繁花似锦的大树,其枝叶并不会颤抖,或许是我用力太轻?倒是牵动紫薇的一根枝条,轻轻扯动,满树的枝叶和花团便会跟着扯动弹起的余波晃动。这大抵是“痒痒”动作的来源,也不是空有其谈了。

如今的紫薇花极容易见到,公园花坛常有,路边行道亦常有。紫薇不仅花美,也常被当作降尘的树种来广泛栽培。城市中因为道路及地面硬化面积大,空气中漂浮的尘埃很难粘附沉落,所以绿化植物不但可以改善城市景观,还有兼具吸附有害气体和尘埃的功用。紫薇虽然植株宽散,近革质叶片却可以吸附多种尘埃,于是街头巷尾总少不了紫薇的身影。只是我们并不记得起它曾经的光鲜,甚至在初夏各色月季芍药盛放的时节都没有在意它的盛开,直到秋色凋零时突然看到枝头的紫薇红颜依旧,正如杨万里那首咏紫薇的诗:“似痴如醉弱还佳,露压风欺分外斜。谁道花红无百日,紫薇长放半年花。”(阿 蒙)


责编:张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