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钉为什么痴迷于造硬件

2017-11-28 15:56:39来源:环球网
字号:

1.jpg

2.jpg

对于了解阿里巴巴历史的人来说,位于杭州西湖区文一西路176号的“湖畔花园”,有着特殊的意义。

在这个普通的三室一厅老式公寓房里,马云在14年前开发出“淘宝网”,迈出了构建电商帝国的关键一步;四年前,菜鸟也在此地孵化,成为解决中国物流最后一公里的重要板块;三年前,止步社交的“来往”团队则在这里重生,原“来往”产品负责人陈航(花名:无招)发现了中小企业对办公软件的巨大场景需求,至此,“钉钉”迈出了第一步。

如今的湖畔花园公寓已经更加拥挤,不仅是因为本就不大的房间坐满了三十多位员工,在有些杂乱的公共空间中,摆满了黑色、白色、大小不一的圆形机械盒子——它们是驻扎在这里的钉钉硬件团队的“宝贝”,也是钉钉,这款诞生三年的企业软件的新征程。

时间快进至11月19日晚,在深圳广电演播厅“钉钉2017秋季战略发布会”中,钉钉 CEO 无招在舞台中央宣布:“我们做硬件了。”

在随后的两个小时,无招配合开心麻花团队,以舞台剧的形式展示企业内部打卡、开会、协同办公等场景中的种种问题,依次发布了钉钉智能前台M2、钉钉智能通讯中心C1、以及钉钉智能投屏FOCUS三款新品;同时无招宣布,截至2017年9月30日,钉钉企业组织数量超过500万家,成为全球最大的企业服务平台。

在发布会中途,一段有关钉钉硬件团队的纪录影片播出后,无招有些哽咽。

“这个团队30个人干了300人的事情,他们真的很不容易。”无招说到,随着发布会的进行,屏幕上开始播放其他的视频素材,但阴影里的无招有些动情,他在舞台上侧过身,用袖子挡住了眼睛。

“共创”方法论

无招并不忌讳提起“来往”的失败经历,从宣称投入10亿狙击微信到黯然离场,马云曾在内部评价“来往”产品团队:原本想你们造出机关枪去跟腾讯干仗,打一枪至少见点血。没想到最后拿出去的是甘蔗棒子,敲一下把他们打醒了,回头一口咬掉你们一块肉。

可在今日看来,这段被无招称为“死过一回”的经历,也转化为新团队“疯狂”的动力。仅用不到一年时间,钉钉完成了两代考勤机、一款路由器、一款投屏机总共四款硬件的量产,比同类产品的生产速度快了不止一倍。

钉钉也曾计划过与硬件厂商合作,但未能成行,成本是厂商们最大的顾虑。“传统的考勤机,一台的利润不到10%,费这么大力气改造,一台还是挣差不多的钱。”无招告诉钛媒体记者。

无奈,纯互联网软件团队的钉钉只能再次进入一个陌生的领域,他们再次祭出了看家本领——“共创”。

这套被无招在创建钉钉时沿用至今的产品方法论,依旧是贯穿钉钉全部业务的最高法则。在无招看来,钉钉在解决企业问题的时候,必须要做到和这些企业近距离接触、观察、甚至亲身熟悉企业的工作流程,以切实感受他们的需求和痛点。

“我们最大的特点是不在办公室里 YY(臆测)。”无招说到。

即使已经无数次面对媒体讲述初识无招与钉钉团队的故事,但谈到“共创”,杭州康帕斯科技公司CEO 史楠依然兴奋,时隔三年,他依然记得钉钉创始团队成员如何用两个月在康帕斯蹲点办公,最终把实地考察得来的对考勤业务的理解,融入钉钉的产品设计中。

“共创是非常复杂的系统化工程,有详细的规则和要求,每次钉钉有新员工过来,我都会分享我最初是怎么做的;从客户的角度怎么看钉钉;以及怎样把共创落到具体的项目中。”史楠对钛媒体记者说到。

直至今日,康帕斯依然在近50个项目中和钉钉坚持共创,在史楠办公室门口的天顶上,就挂着一台钉钉新出的智能通讯中心 C1。

总部位于杭州的重庆火锅品牌“川味观”是钉钉的另一家共创企业,当钉钉 C1 智能通讯中心产品经理 樱木通过多日的调研、访谈、蹲点观察后,得出了这家公司在日常办公使用网络时遇见的三个问题:公司内有线网络与无线网络同时使用非常不方便;无线网络经常无法连接打印机等设备进行办公;网络不稳定经常遇到断网、有网络也无法登录等状况。

这样的网络问题几乎出现在所有中小企业内部,而在 C1 的设计中,樱木也将共创企业出现的问题逐一落实在产品功能中:比如将钉钉组织关系网与 C1 路由的网络打通,一台 C1可与256个设备相连,员工与访客都可以自动联网,取代了过去密码登陆环节;还有针对特定时期、特定端口的网速提升功能,比如双十一期间某公司电商部门对网络需求变大,C1可设置该部门网速的提升等。

对于钉钉来说,“共创”不仅可以根据观察企业内部的组织性需求,解决诸如连网难,网速慢的通识性问题;还能关注到更细枝末节的员工个体行为,最终反馈在产品内。

相较于2017年5月推出过的指纹识别考勤机智能前台 M1,在最新升级的智能前台 M2 中,新增了“人脸识别”,能够实现3米距离、0.6秒极速、最多五人同时行进间识别的功能。

这一新版考勤机的迭代就源自钉钉团队蹲守工厂“共创”后的发现,负责带队整个硬件项目的钉钉统一通讯 VP 易统告诉钛媒体记者,由于按照工时计算薪酬,工厂的工人们比其他企业员工有更强的打卡需求;又由于工厂的体力劳动偏多,工人们的双手磨损情况较重,因此,传统的指纹打卡机并不能有效支持工厂里的打卡环境,而支持人脸识别的多人实时打卡 M2 智能前台,则同时契合了各种行业下的考勤方式。

“我们把多种极限情况的解决方案都考虑进了 M2。比如你戴口罩、帽子、眼镜,甚至遮住半边脸,M2都可以识别出来。”易统说到。

值得注意的是,不论是解决考勤入口的 M1/M2,还是管理企业 WiFi 网络的 C1,以及可以快速实现异地会议投屏的 FOCUS,钉钉在产品设计中有意大幅降低了操作难度,每一款硬件都可以由前台行政在五分钟之内布置完成。

这体现了钉钉从软件到硬件一以贯之的底层逻辑,即:缩小与大企业在管理方式上的距离。

在无招看来,中小企业与大企业的差距体现在两端。一端是硬件,诸如投屏一类的产品,大企业可以采购很好的视频会议系统,但小企业却要手忙脚乱地自己拼装投影仪、大屏、电脑,所以钉钉上线了 FOCUS;另一端则是软件,员工在钉钉内部实时进行审批、日志、考核,目的就是为了让企业内部组织更加透明化、扁平化。

责编:张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