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因为风缘故——丘树宏深切悼念洛夫

2018-03-20 09:21:10来源:消费日报网
字号:

1.jpg

丘树宏题诗贺洛夫书法展

霍金走了,李敖走了,3月19日凌晨,洛夫也走了!

洛夫与中山市、与笔者本人缘分不浅。2009年笔者策划组织的全球首个“中山杯”华侨文学奖,严歌苓送来了《小姨多鹤》,张翎送来了《金山》,没有想到的是,赫赫大名的洛夫,竟然也将他的《漂木》送了来参评,这三部作品无疑都获得了大奖。两个女作家来了中山领奖,年逾古稀的洛夫也亲自莅临颁奖典礼。当主持人问他的乡愁病得如何时,他深情地说:我的乡愁病啊,今天好啦!

从此以后,笔者与洛夫的来往多了起来,他回祖国大陆,只要有空就会到中山走一走,笔者也会邀请他参加一些文化活动,后来还在小榄为他办了一个书法展,名字叫“因为风的缘故”,他告诉笔者这是他当年写给太太的一首诗的名字。笔者则以这首诗为名写了一篇散文。

洛夫走了,但他的乡愁、他的漂木、他的诗书却永远不会消失。谨以此联,深切悼念洛夫——

浪迹汪洋把乡愁种成一根不沉漂木,

擦肩诺奖将诗艺矗起三世永远洛夫。

——丘树宏 2018.3.19

“诺贝尔”没有颁奖,祖国和故乡为洛夫颁奖

2009年,笔者策划创设了中国也是全球首届“中山杯”华侨文学奖,洛夫的诗集《雨想说的》获得诗歌最高奖。同年11月,他带着夫人专程赶到中山接受颁奖,由此笔者开始了与他的交往。

洛夫无疑是当代中国最杰出的诗人之一。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新诗研究所所长谢冕曾经说过,洛夫是中国诗歌界绕不开的一个名字,中国诗歌界因为有了洛夫的加入而光彩夺目。

1938年出生于湖南的洛夫,1949年去了台湾,1996年迁居加拿大。他从1946年开始新诗创作,至今从未停笔,更在72岁高龄的时候写出了三千余行的长诗《漂木》。他通过自己的探索和组织,开创了中国台湾现代主义诗歌的新时代。作品被译成英、法、日、韩、荷兰、瑞典、南斯拉夫等文,并收入各种大型诗选,台湾出版的 《中国当代十大诗人选集》,将洛夫评为中国十大诗人首位。他是一位纯粹的诗人。

洛夫的诗歌浸透了浓浓的乡愁,他的乡愁诗《边界望乡》与余光中的《乡愁》一同入选大陆的语文课本。他的《漂木》,漂泊的意象更是举目皆是,充满了海外华侨心灵深处的孤寂与悲凉。2001年,《漂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但终于未能迈进瑞典的那个大厅。

然而祖国的大门向他敞开了。2009年,中山市与中国作家协会中华文学基金会合作首创“中山杯”华侨文学奖,面向全球征集华侨华人、以及所有人创作的华侨华人题材的文学作品,洛夫的诗集《雨想说的》获得诗歌类最高奖。当我们将以孙中山雕像制作的奖杯颁发给他的时候,他满含热泪地说,我多年深重的乡愁啊,今天好了许多了。

人们称洛夫为“诗魔”,我却分明看到了一个顽童

洛夫被诗坛誉为“诗魔”,是基于他的表现手法近乎魔幻,因而成为台湾地区现代诗坛最杰出和最具震撼力的诗人,成为中国诗坛超现实主义的代表人物。台湾 地区《中国当代十大诗人选集》这样评价他:“从明朗到艰涩,又从艰涩返回明朗,洛夫在自我否定与肯定的追求中,表现出惊人的韧性,他对语言的锤炼,意象的营造,以及从现实中发掘超现实的诗情,乃得以奠定其独特的风格,其世界之广阔、思想之深致、表现手法之繁复多变,可能无出其右者。”“吴三连文艺奖”的评语则这样说:“自《魔歌》以后,风格渐渐转变,由繁复趋于简洁,由激动趋于静观,师承古典而落实生活,成熟之艺术已臻虚实相生,动静皆宜之境地。他的诗直探万物之本质,穷究生命之意义,且对中国文字锤炼有功。”

2011年的第二届“中山杯”华侨华人文学奖,洛夫以颁奖嘉宾的身份再次来到中山。2012年10月,中山首次举办洛夫书法展览,他又到了中山。三到中山,我却丝毫看不到“魔”的任何痕迹。也许是自1988年以来,他不断地回到大陆,“乡愁”病渐愈?也许是到了耄耋之年,“魔气”渐消弥?总之,不管在饭桌上,还是在活动中,甚至是记者接受采访,洛夫都显得睿智、幽默,还常常显出一种顽皮。当他不说不动的时候,却像一尊佛,慈眉善目,安然淡定。我想,洛夫先生这是到了一种境界了。

爱人之爱,诗歌之爱,故乡之爱,书法之爱,都是因为风的缘故

每次见面,笔者总爱与洛夫调侃地说一句“因为风的缘故”。这是洛夫很有名而且充满浪漫故事的诗作。1981年,在洛夫生日的前两天,夫人要求他为她作首诗。晚上洛夫待在书房苦思。这时突然停电了,洛夫点起了蜡烛。天气闷热,洛夫顺手打开窗户,不料一阵风吹来,把蜡烛吹熄,室内一片黑暗,这时洛夫的灵感骤发,便写下了“以整生的爱/点燃一盏灯/我是火/随时可能熄灭/因为风的缘故”。三次来中山,洛夫都带着他的夫人,两人卿卿我我,还常常公然“打情骂俏”,十分的恩爱。

洛夫的书法艺术也到了很高的境界。前两次到中山,笔者看到的虽然只是他的应酬之作,但已经十分震撼。2012年10月中山举办他的书艺展,让我有幸全面了解他的书法艺术。原来洛夫沉潜于书法探索也已近50年,不仅长于魏碑汉隶,尤精于行草,书风灵动萧散,境界高远,曾多次应邀在台北、台中、菲律宾、马来西亚、温哥华、纽约、北京、西安、济南南宁、深圳、杭州、衡阳、石家庄、太原等地展出,并日渐被藏家看好。加拿大外交部曾将他的书法作品作为礼品赠送中国外交部。欣赏他的书法,总让笔者有风徐徐吹过的感觉,那是诗意的风,能吹进你的心,吹进你的灵魂。

这让笔者想起洛夫的名句:雁回衡阳,因为风的缘故;心中有诗,时间即是永恒。谨录2012年重阳节为洛夫中山书艺展写的贺诗结束本文。

双眸朗朗亮开途,

正午聪明涩当殊;

边界望乡托漂木,

故国寻月心还苏;

总是因为风缘故,

沟通百艺赋新荼。

链接:洛夫诗作

因为风的缘故

洛夫

昨日我沿着河岸

漫步到

芦苇弯腰喝水的地方

顺便请烟囱

在天空为我写一封长长的信

潦是潦草了些

而我的心意

则明亮亦如你窗前的烛光

稍有暧昧之处

势所难免

因为风的缘故

此信你能否看懂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

你务必在雏菊尚未全部凋零之前

赶快发怒,或者发笑

赶快从箱子里找出我那件薄衫子

赶快对镜梳你那又黑又柔的妩媚

然后以整生的爱

点燃一盏灯

我是火

随时可能熄灭

因为风的缘故(丘树宏)

责编:张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