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深处的挂壁公路

2018-09-21 13:48:46来源:海外网
字号:

微信图片_20180921134704_副本.jpg

海外网9月21日电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然而,这句话若是放到太行山区,或许更加贴切,毫不为过。

山西晋城的王莽岭,被外界誉为“世上最险的十条公路”之一的锡崖沟挂壁公路。全长7.5公里的锡崖沟挂壁公路,呈“之”字型,在险峻的太行山腹地,依山盘旋,一边是绝壁悬崖,一边是山谷深幽,开车穿行其间,感觉走了一趟“鬼门关”,处处险要。在山西海拔不到2000米的太行山腹地,群峰连绵,山体盘根错节。贯穿于腹地的太行山大峡谷,动辄深达数百米,峡谷间布满直如刀削的峭壁。这些峭壁,如同一堵堵巨大的石墙,把整个太行山腹地围困起来。当年,太行山的先民们,就是看中这样一处险峻的山区,为躲避战乱、盗贼,从平原地区,陆续迁移到这块深山峡谷间。若不是时代的发展,深山里的年轻人走出大山,恐怕这些躲进山里的人们,依旧会过着自生自灭“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般的世外生活。

微信图片_20180921134712_副本.jpg

微信图片_20180921134716_副本.jpg

在锡崖沟未修路前,确实是个无法逾越的现实问题。因为没有路,锡崖沟的村民过着相当贫困的生活,种植的水果自己吃不完,只能丢地头烂掉;山上珍贵的中药材,村民只能用来当柴烧;养殖的山羊,无法赶到山下去交易;村民得了疾病,无法送下山去医治;男青年找不到对象,因为山下的姑娘不愿嫁上山来。

微信图片_20180921134723_副本.jpg

锡崖沟村,共有17个自然小村组成,大约有村民800人。村民发誓,一定要修一条可以跟外界联系的路出来。从1962年起,在当时的村领导带头下,锡崖沟的村民开始了极其漫长的修路历程。

微信图片_20180921134727_副本.jpg

第一次修路,村民们在悬崖上抠出一条羊肠小道,据说这条路修成后,只有胆子特别大的人才敢走。当时有个村民,想从这羊肠小道上赶二十多头猪下山去卖,结果才赶了不到一里路,猪就在悬崖边摔死了一半。

微信图片_20180921134732_副本.jpg

第二次,村民换个方向继续修路,只是才修到一小段时,发现把山谷间的野狼群给引来了,于是只好再度把路堵死。现在的锡崖沟,还存在着这样一条被村民叫做“狼道”的山路。

微信图片_20180921134736_副本.jpg

第三次,锡崖沟的村支书,这位当过基建工程兵的硬汉,决定先要从山顶上挂下绳索,把自己悬挂在半山腰间,然后在山腰间先开凿出一个供人站立的操作面。有了操作面,再用绳索放入凿洞的村民,凿下的废渣,就从工作面的洞口排下山谷。这样每隔十多米,就有一个工作面,里面的村民背对着分两个方向凿洞,等着十多米的山体被贯通后,再换个工作面开凿。说着容易,开凿起来却相当艰苦。因为不能放炮施工,整个锡崖沟的挂壁公路,是靠着村民用铁锤加钢钎,一榔头、一凿子地开挖出来。锡崖沟的挂壁公路呈“之”字型,分上中下三个层面,其中的上和中部,都是在山体中穿越,长度约有2000多米。村民就是这样,硬生生地从峭壁上,用自己的双手抠出了一条隧道来。锡崖沟村有个统计,为了修这条山路,全村共投入了59.6万元,招募了数百位村民义务投工210.8万个工日,运送土石方23万立方米,用愚公移山的精神,三代人接力不止,经过三十年的不懈努力,1991,锡崖沟终于通上了公路。当年第一辆汽车开进锡崖沟村时,从未出过大山的老人误为汽车是吃草的大耕牛。几代人三十年的努力,祖祖辈辈的梦想,终变为现实。

微信图片_20180921134740_副本.jpg

当初锡崖沟挂壁公路还是碎石铺就的路面,2000多米的隧道还不规则,所以在这里行车确实需要胆大心细的老司机。2003年,由政府出面,对锡崖沟公路进行整修,路面变成水泥路,山体上、隧道里的危石得以清理,悬崖边还砌有防护栏,隧道内进行了限速,并有规定的通行时间。比如晚间不能开车,比如山里的大风大雨天气不能开车,比如私家车不能随意进入等。在王莽岭的四周,共建有七条挂壁公路,其中锡崖沟公路是最早修建,而且工程量最大,修建时间最长的一条公路。现今,锡崖沟挂壁公路,已经成为王莽岭景区的精典之作,山里家家户户村民办起了农家乐。不仅脱了贫,如今的年青人筑巢引凤,小日子过的红红火火。

微信图片_20180921134745_副本.jpg

因为下雨,走在雾锁锡崖沟挂壁公路上,感觉到这是一条难于上青天充满人类奇迹的“天路”。(文/图 赵树宴)

责编:张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